@修伞深夜60分 


-不药而愈


 
傳說嘉王國的大王子惹惱了最強大的巫師,受到詛咒一睡不醒,只有最美麗的女性的親吻才能解除詛咒。



葉修一邊遞出手中的藥劑,一邊聽客人八卦,聽到宮裡真的派人四處尋找那位『最美麗的女性』,一個手抖差點砸了蘇沐秋調配出的最新試劑。

「不知道哪位姑娘有那份榮幸能得到大王子的青睞?」

「呵呵,是啊,」葉修小聲嘀咕,「不知道誰那麼倒楣要被抓回去。」

送走客人後,葉修並沒有將八卦放在心上,清點了下剩餘的藥劑,轉頭往蘇沐秋的實驗室走去。



三年前葉修剛到這個邊陲的小鎮時,被門上貼的標語『沒有你找不到的魔藥』吸引,當時的葉修不僅精通各種巫術,在魔藥的調配上也有相當高的造詣,對店主人那自大的口氣相當不服氣,當即找上了門。

卻沒想到小店的主人只是個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

更沒想到他就此在這裡住了下來。



葉修踏進那間與其說是實驗室,不如說是雜物間的小房間裡,習以為常地從堆得到處都是的藥材間走過,在擺滿了魔藥瓶的架子後方找到正埋頭在唯一的桌子上振筆疾書的蘇沐秋。

「你的那瓶37號試劑賣出去了。」

「怎麼樣,我說一定會有人喜歡的吧?」蘇沐秋頭也不抬回應道。

「是是是,沒有我的咒語,那就不是隨心所欲改變髮色,而是像七彩霓虹燈一樣閃個不停了。」

「哼,那也只不過是多花點時間調整配方而已。」

「你就承認你的巫術水平不如我吧!」葉修懶洋洋地摸出一根菸叼在嘴上,倒是沒敢在這個充滿不明氣體的空間中點火。

蘇沐秋握筆的手頓了頓,又頓了頓,終於忍不住用力將筆拍在桌上,抬起頭瞪著葉修,「媽蛋,你敢不敢跟我比調配魔藥?」

「來啊!」

「不准用咒語!」



葉修看著小店的主人,那個叫蘇沐秋的少年展示的五花八門的試劑,眼裡的驚訝越來越藏不住,他自認已經掌握了最頂尖的魔藥調配技術,卻在這偏僻的小鎮看見了他不曾想到的新奇花樣。

蘇沐秋看著眼前叫做葉修的傢伙不服氣的神情,聽到他提出的越來越刁鑽的要求,一時被激得好勝心起,不但拿出了還在實驗中的藥劑,甚至想直接跟對方比試一場魔藥調配。

蘇沐橙就是在這時候進門的,手裡提著她和哥哥的午飯,小姑娘看了看劍拔弩張的兩個人,大手一揮,「先吃飯吧!」



「哥哥!」

蘇沐橙打開實驗室大門的時候,葉蘇二人正處在一個極其尷尬的姿勢,不知何時開始的肉搏戰似乎剛剛告一段落,蘇沐橙撇撇嘴,對他們的行為不予置評,她還有更重要的事,「哥哥,鎮長帶了一大群人堵在店門外!」

葉蘇對望一眼,顧不得計算這次的勝負,隨手抓了幾瓶魔藥就往店裡走去。



鎮長看到蘇沐秋走出來,忙不迭地堆起笑容迎上前去,先是讚揚了一番蘇沐橙的美貌,說是本鎮居民公認的第一美人,又隨口提到那個葉修不久前聽過的、關於宮裡那個大王子的傳言。

這麼明顯的暗示,讓蘇沐秋想裝傻都不能,可他怎麼可能讓那個來路不明的大王子玷汙自己的妹妹?剛想動手趕人,卻發現堵在門外的並非想像中的鎮長的人手,而是平日裡對他們兄妹倆相當照顧的鄰居們,那一雙雙熟悉親切的眼睛,此時都熱切又期盼地看著他。

「小蘇啊,這麼好的機會你就讓蘇姑娘去試試吧!」

「就是就是,要真能成功,那可是王宮啊,一輩子不愁吃穿了。」

「那算什麼,重要的是榮譽啊!你想想,王國第一美女要是出自咱們鎮上……」



直到坐在馬車上,蘇沐秋還是想不明白自己怎麼就這樣答應了,他一邊絮絮叨叨交代蘇沐橙該怎麼保護自己,一邊瞪了一旁的葉修一眼,暗暗腹誹他也不知道要阻止自己。

而從聽了鎮長的話就一直保持沉默的葉修正在盤算另一個主意。

「沐秋,你要不要自己先去試探一下大王子?」



蘇沐秋穿著妹妹的衣服跟在領路的僕人身後,想到自己離開前本想交代葉修照顧好妹妹,卻怎麼也找不到葉修的人影,心裡就有種不祥的預感。

僕人領著蘇沐秋進到大王子的寢宮裡,還盡職地守在一旁等待結果,這三年來無數的美女來此獻上自己的吻,國王和王后從最初滿懷期待,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落,到如今早就不抱什麼希望了,只是由僕人領著,每次有人上門都姑且一試。

蘇沐秋眼看他不做做樣子是走不了了,湊到床前打算端詳一下這位大王子的容貌,之後回到鎮上也好有個交代,卻沒料到他的臉才剛剛湊近,一隻手突然從床上伸出來將他整個人往下拉,那位傳說中昏迷不醒的大王子就這麼咬上了他的唇。

熟悉的氣息讓蘇沐秋瞪大了眼睛,一吻結束,充滿笑意的聲音在蘇沐秋的耳邊響起,「蘇大大,這下你可就是我的人了。」



「葉、修!你要不要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

「嘖,你不是看到了嗎?我就是嘉王國的大王子啊!」

「那一睡不醒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就睡到我店裡去了?!」

「咳,我只不過是在離開的時候,抓了老馮的貓來頂替一下嘛,誰知道老馮為了他那隻貓,連那麼古老的解咒方法都翻出來試了......」



评论(5)
热度(64)

踏雪尋螢_雜

放修傘的子博

© 踏雪尋螢_雜 / Powered by LOFTER